脱模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脱模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本的崛起之1994年背水一战

发布时间:2021-01-08 03:25:38 阅读: 来源:脱模剂厂家

1993年6月,国务院副总理朱鎔基兼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治理整顿及紧缩政策陆续出台。

7月5日,朱鎔基表示,要进一步整顿金融秩序,严肃金融纪律,推进金融改革和强化宏观调控,政府限期收回乱拆乱借资金。

1993年7月10日,人民银行宣布提高存贷款利率,并对三年以上定期储蓄实行保值。这对于当时的股市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资金开始从股市撤离,股票需求锐减。

与此同时,海南等地的房地产泡沫破灭,火热楼市突然降温。

在这个时候,证券部门的管理层并没有意识的问题的严重性,反而加紧速度发行新股。而且,在熊市初期,市场信心并没有完全丧失,加之1993年的并购风潮,曾经引起上海本地股、三无概念股的几波反弹,截至1993年末,上证指数收盘于834点,全年低点出现在12月20日的750点。由于在当年,市场曾经三次下探至800点之下,但随后都出现反弹,因此当时的市场人士普遍认为,750点是市场的铁底。

在这一过程中,市场竟然还出现了惊心动魄的“申能保卫战”。

就在12月20日暴跌当天,申能保卫战打响。不管股指如何下跌,抛盘如何汹涌,申能始终坚守8.18元不破。

在那段时间,申能股份(600642)在8.18元位置上每天都是99999手的巨大买单挂着。一时间,申能被看作多方主力的马其诺防线。有不少的散户都参与了申能股份的买进,因为当时的买盘确实巨大,买进的价格只要是8.19元就随时成交,很多人感觉到自己非常幸福,因为终于站在了主力大哥的肩膀上。

究竟是谁在护盘申能,坊间流传着不同的说法。比较可信的一种是上海本地的某些机构对于管理层有望出台重大良好存在强烈预期,可以构筑起的一道铜墙铁壁。

然而,进入1994年之后,市场依旧下跌不止,逼近750点的底部,而深证综指更是创出了新低。

1994年1月19日,上海证券管理部门宣布,将有2.5亿股新股上市。这一利空消息将多头最后的希望击得粉碎。

申能在8.18元的买单完全消失,股价一泻千里,最终当天申能以7.7元收盘。“申能保卫战”宣告失败。

股票市场的低迷不但引起股民的不满和抱怨,也令部分市场参与者和研究人士发出批评的声音。

1992年从美国迈阿密大学博士后研究回国后的孙满博士在1994年1月16日出版的《股市动态分析》杂志上发表了《中国股市之怪现状》一文,痛陈中国股市的七大怪现状:一是缺乏基础研究;二是主次颠倒,投资者地位低下;三是鼓励投机;四是有法不依,出尔反尔;五是粉饰太平;六是不同股而同权;七是内幕交易大行其道。

在这种背景下,管理层有些坐不住了。1994年2月22日,深交所发布公告:自即日起暂停新股上市,何时恢复新股上市将视市场发展情况而定。

原本以为暂停新股发行能够止住市场的颓势,结果反弹仅仅持续了短短的三天。2月25日开始,市场便重归下跌。

等到3月14日,证监会主席刘鸿儒在上交所第四次会议上宣布“四不”救市政策:55亿新股上半年不上市;当年不征收股票转让所得税;公股、个人股年内不并轨;上市公司不得乱配股。

“四不”救市政策带来了短暂的反弹,但同样仅仅持续了三天。因为,治标不治本的救市政策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事实上,即便出台这样的“四不政策”,与刘鸿儒的内心想法也是不一致的。在他看来,监管部门是不应该管股价的。

十多年后,刘鸿儒在一次采访中回顾了这段经历。“股市跌到300多点的时候,上海市委正式写报告给中央,中央转给我们,要求采取措施,得救啊。按道理讲政府管这个干什么啊?它有跌有涨。政府监管部门应该创造一个良好的公开、公正、公平的交易环境。价格高低不应该管,这是基本的常识。但是在特殊历史条件下政府为什么要管呢?怕社会不安定。因为当时投资者不习惯跌,只习惯涨。”

上海子宫肌瘤医院

上海看妇科病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

德州还沉浸在酒桌上?喝酒会让你不“性福”!

上海哪里做人流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预约专家号:脱发是什么原因形成的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在哪个位置_地沟油对白癜风患者危害有什么 导致器官病变加重白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