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模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脱模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浦发行长刘信义传统银行怎样进攻客群交叉地带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6:55 阅读: 来源:脱模剂厂家

浦发行长刘信义:传统银行怎样进攻“客群交叉地带”

SPDB就是在此背景下的一项新战略,内容包括打造线上浦发银行,形成集团统一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针对个人和小微客户提供互联网生活和互联网经营服务,针对公司客户提供互联网制造和互联网贸易服务,为具有互联网金融发展需求的同业客户提供服务。

浦发行长刘信义开谈互联网+金融战略: 传统银行怎样进攻“客群交叉地带”?

传统商业银行和互联网+金融之“战”,已被媒体炒得白热化,但罕有从“客群交叉地带”去界定竞争的观点。竞争并不凭空,优势和劣势,全在于客户和业务标的。

当前,银行绝大部分客户和利润来源都是贷款500万以上的企业客群,以及中高端个人客户,这一块互联网金融基本不碰;互联网金融最大客群都是几万、几十万的小存小贷的长尾客户,这一块传统银行不管嘴上怎样表态,但其实做得不多。假设双方一直这样相安无事,互补就远大于竞争。

然而,“关键问题是,如果银行要客户下沉,互联网金融要往上做,就有‘客群交叉地带’。相互渗透的部分,才是互相挑战的部分。”履新浦发银行行长后,刘信义日前就互联网金融话题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谈及在“交叉地带”,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银行各自该怎么守、怎么攻。

也是在此背景下,7月7日,浦发银行发布并开始了“SPDB+”互联网金融战略。

武器、短板与护城河

第一财经日报:互联网金融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传统银行业务体系和规则?二者关系是什么?

刘信义:第一,互联网金融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从票号、当铺、钱庄开始,银行做的就是存、贷、汇,发展到今天就多了一项理财功能,形成四项基础业务。互联网金融亦如此。

第二,互联网金融的确改变了规则,它们对传统银行的业务模式、客户获取、机构竞争力有很大影响。甚至,银行业的格局会受到影响。

至于二者关系,互补的部分在于,目前互联网金融还是在填补传统银行的空白,包括客群空白和服务空白:一些客群传统银行没有覆盖到,或是被银行覆盖的客群,但有某些服务银行当时没有提供,比如“宝宝类”理财。

竞争的部分在于,现在看起来,有一条看不见的“500万”分界线,互联网金融的银行就做(贷款额度)500万以下、更多是100万以下的长尾客户,这块传统银行几乎覆盖不到,但未来,银行会不会下沉、互联网金融会不会上移,形成“客群交叉地带”?这里就有竞争。

日报:在这一“交叉地带”,双方各自的“武器”、短板和“护城河”在哪里?

刘信义:两者的业务驱动模式是不同的。互联网金融是数据驱动的,有的是交易数据驱动,有的是行为数据驱动,通过这些数据建立模型,而行为数据,是传统银行所欠缺的;传统银行主要拥有的是结构性数据,而且是过程驱动的,要进行客户调查、审批、贷后管理。驱动不同,导致了传统银行业务路径长,更适合服务大客户;互联网金融路径短,更适合服务小客户,适用于风控的“大数法则”。

从优势来看,互联网金融做业务成本低、效率高、扩张快、客户体验好;传统银行的优势恰恰就是传统:低成本的资金、雄厚的资本、客户基础、线下优势、专业的风险管理能力。

当互联网金融上移,它们一来需要扩大资本金,二来需要数据模型更具有效性,因为它们风控靠的是数据驱动的“大数法则”,需要“小额可分散”,多笔5万、50万贷款坏账可以靠“大数”来抹平整体坏账率,但几笔500万、5000万贷款坏账就不是同一回事了。

当传统银行下沉,过程驱动的业务,也要尽量数据化,因此同样需要数据模型能力,以及相应的获客渠道。这点上,有些互联网银行有天然的客户来源,就比传统银行有优势。

大数据是否足够长?

日报:互联网金融的大数据是否真有大家认为的那样有效?

刘信义:有一点值得关注,那就是大数据是否足够大、足够长?用我们业务术语来说,是否跨周期,也就是能否经历过经济周期的检验。如果大数据积累没有走过经济的波峰和波谷,这个数据就是不可信的。中国目前的大数据,都还需要进一步积累。

日报:从传统银行的情况来看,数据积累和挖掘做得如何?银行之间,比如信用卡部门之间,为什么不能共通各项数据?

刘信义:传统银行缺乏的其实不是数据,而是挖掘数据的能力,特别是对客户行为分析的能力。互联网金融同样需要对数据进行挖掘。目前在银行,很多数据分析工作都是由基层员工在进行,但这其实更应由管理层来完成,因为他们掌握的信息多、见识广,更具分析数据的眼光。

至于银行间的数据共享,比如央行征信就是共享的,但毕竟是不同的法律主体,之间的信息共享仍然是有限度的,核心数据共享主要的障碍在法律方面的问题,涉及责任和法律关系。

浦发入局

日报:传统银行要怎样做来应对互联网金融的大环境?

刘信义:以浦发为例,存量业务要互联网化,在“客群交叉地带”要向互联网企业学习,根据大数据做定制化服务,并发挥资金成本、资本、风控等优势,利用有基金、(未来)有信托的集团化优势形成特色,向交叉领域渗透。

“SPDB+”就是在此背景下的一项新战略,内容包括打造“线上浦发银行”,形成集团统一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针对个人和小微客户提供互联网生活和互联网经营服务,针对公司客户提供互联网制造和互联网贸易服务,为具有互联网金融发展需求的同业客户提供服务。未来,通过移动互联技术,浦发银行甚至可能将类似“滴滴打车”的模式,引入客户寻找理财经理的过程。

日报:“SPDB+”管理架构是怎样的?目前监管也在鼓励银行设立互联网金融子公司,浦发是否考虑?

刘信义:“SPDB+”并非一个部门可以完成,在内部采用电子银行部统一牵头,以项目制方式推进,由各客户部门、产品部门、渠道部门共同协作经营。

至于单独设立一个子公司来做互联网金融,未来到了一定的规模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目前在浦发银行现有的体系内已经可以先行推进“SPDB+”。当前最重要的是总行先把模式设计好、把平台搭建好。

在引进人才方面,仍然需要一定的政策支持。做互联网金融,需要引进的人才可能是80后、90后,在传统银行用人机制里可能还是科员,但在互联网企业已经是总监了。所以传统银行需要在人才政策方面设立相关特殊机制。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