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模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脱模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希腊债务谈判拉锯战是什么造成目前的僵局

发布时间:2021-01-25 10:11:04 阅读: 来源:脱模剂厂家

希腊债务谈判拉锯战:是什么造成目前的僵局?

全球媒体都在唱衰希腊经济,包括希腊政府与欧盟谈判的形象也被广泛描述成负面的。但位于风暴眼的希腊人实际感受是什么?希腊实体经济、外商投资、对外贸易等形势在新政府上台后究竟是走向好转还是恶化了?

编者按  全球媒体都在唱衰希腊经济,包括希腊政府与欧盟谈判的形象也被广泛描述成负面的。但位于风暴眼的希腊人实际感受是什么?希腊实体经济、外商投资、对外贸易等形势在新政府上台后究竟是走向好转还是恶化了?

希腊与欧盟4个多月来的谈判为何进展,陷入目前的僵局?  迄今为止,希腊新政府为拯救希腊经济做过些什么?是否有效?  如果到本月底,希腊还无法与国际债权人达成协议,情况又会怎样?  在这场有关希腊危机报道的铺天盖地的“媒体盛宴”中,必须承认,部分媒体扮演的搅屎棍角色也令事态发展更加难控,也令处于话语权绝对弱势的希腊百口莫辩。举例而言,6月10日有媒体报道称,若希腊致力于寻求债权人主张的至少一项主要经济改革措施,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可能同意达成协议,这个“利好”消息甚至让全球股市随之上扬,但德国政府一位发言人随后斥之为“子虚乌有”,可仍有媒体在这个“子虚乌有”的最新“让步”下继续用臆想推演,称谈判无果,盖因希腊政府连一项改革都不愿做。  核心提要  希腊债务危机谈判拉锯战中已进行了4个多月。在一些人看来,希腊似乎已不再持认真态度,而是期待债权人在最后一刻出手相救。希腊被指责为对谈判抱有不合理的预期。但希腊政府却颇觉委屈,辩驳称希腊在谈判中一直采取“建设性态度”。希腊外交部声明,“迄今没能达成协议并非因为希腊所谓的不妥协、不让步、不可理喻,而是某些机构参与者对提交荒谬提议的坚持,并对希腊人民近期的民主选择全然漠视。”  特派记者师琰伦敦报道  随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6月11日宣布与希腊的技术性磋商因缺乏进展而中断,IMF工作小组已离开布鲁塞尔,希腊总理齐普拉斯给人们燃起的希望之火再次被浇灭。  在一些人看来,这场进行了4个多月的债务危机谈判拉锯战中,希腊似乎已不再持认真态度,而是期待债权人在最后一刻出手相救。希腊被欧元区伙伴指责为对谈判抱有不合理的预期。奥地利财长说,债权人已经做出了很多让步,难以想象他们还能作出更多让步。  希腊政府却颇觉委屈,辩驳称希腊在谈判中一直采取“建设性态度”。  “迄今没能达成协议并非因为希腊所谓的不妥协、不让步、不可理喻,而是某些机构参与者对提交荒谬提议的坚持,并对希腊人民近期的民主选择全然漠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11日当天晚些时候收到的一份来自希腊外交部的声明中这样写道。  希腊外交部提供的资料显示,自本届政府上台以来,希腊已对外履行了约75亿欧元(占到希腊GDP10%)的到期债务偿还;与此相对应的是,自2014年8月以来,国际债权人再未向希腊拨付过任何原定的分期拨款,共计72亿欧元。  这份声明中称,希腊的债主们是“把对希腊采取财政窒息的方式作为一种谈判策略”,还提到自2月18日起生效的欧洲央行关于发行短期国债的约束缺乏法律依据,因该贷款协议的有效期已被延长,同时希腊正在就此谈判。  “这已经不单单是一个法律问题,也不只是一个政治问题,现在对希腊采取财政窒息已经是一个道德问题,”希腊外交部的声明说,“此外,它与欧元区创立的基本原则相抵触,这让人们对欧洲的未来产生合理怀疑,对希腊经济采取暂停长期流动性的目的是什么?”  拉锯战谈判仍无突破  截至今年6月底,希腊如果无法获得国际债权人72亿欧元的援助款项,就可能陷入国家破产窘境,并与欧元诀别。  从理论上讲,希腊最晚本月中旬就得与国际债权人达成共识以便拿到下一笔援金,因为欧元集团财长及欧盟议会都需要时间走批准程序,希腊政府也需要先在本国议会推动那些双方商定的改革法案获得通过。  欧元集团轮值主席、荷兰财政部长迪塞尔布洛姆(Jeroen Dijsselbloem)给出了一个或许可行的日期:在6月18日的欧元集团财长会上达成协议。  自希腊新政府今年1月上台以来,作为紧急救助出资方的国际债权人一直要求希腊必须先制定一份足够有效力的改革计划清单,才能继续支付已自去年8月中断的救助贷款,是为“协议”。因为双方都不愿跨过各自的“红线”,让这场谈判旷日持久仍进展寥寥。  齐普拉斯与欧元区两大巨头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奥朗德 6月10日的深夜恳谈曾一度让金融市场燃起希望,6月11日欧股开盘乐观情绪推动股指上扬,希腊股市甚至一度大涨7%,但三人在不到两周里的第五次碰面显然并没有碰撞出解决问题的火花,唯一结果是同意“强化”会谈。  老调重弹。4个多月来,关心希腊局势的每个人都听够了这个措辞。唯一能看到的就是,距离6月底现有救助协议到期的时间越来越接近。希腊人已经两次动用技术手段合法拖延IMF的还款,避免了立即违约,届时若国际债权人仍扣留不发救助协议内的剩余拨款,希腊恐怕是再分身乏术。  上月底,希腊政府就事先声明将无钱偿还6月5日到期的3亿欧元借款,当时希腊跟国际债权人的谈判仍停滞不前。齐普拉斯所在的激进左翼联盟党内部也给他施加了巨大压力,要求扣下对IMF的付款,以抗争国际债权人所提条件。  最终,齐普拉斯选择动用了一个很少被使用的IMF规则,即允许贷款人将任何一个月的所有到期付款整合为一笔支付,将本月到期的数笔IMF欠款合并16亿欧元,预计于本月30日一次性支付。此前一次借款到期,希腊则是动用了IMF储备账户里的资金还款。  这个折衷的做法仍让IMF感到意外并失望。一位参与希腊谈判的技术官僚私下里说,IMF相信,尽管财库捉襟见肘,但与希腊经济总量相比,3亿欧元不是什么大数目,而且希腊方面此前为凑齐这笔钱还在努力争取尚未发放的欧盟基建项目资金,因此在IMF看来,雅典方面采取任何拖欠行为,都不是一个财务决定,而是一个政治决定。换句话说,不是没钱还,是不想还。  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的欧洲分析主管拉赫曼(Mujtaba Rahman)就评价称,希腊此举“毫无必要地加大了赌注”,也会进一步让债权人的善意“消退”。这可能也为11日IMF工作小组退出谈判埋下祸根。  IMF的角色困境  希腊自接受紧急救助以来收到的2400亿欧元贷款中,有近三分之一来自IMF,其余则来自欧元区成员国和欧洲央行掌握的援助基金。  IMF坚持希腊必须全额偿还其借款,也不打算继续贷款给希腊。但德国及欧盟则希望IMF继续参与执行后续给希腊的借款安排,以便用IMF的专业与纪律约束希腊。  实际上,IMF总裁拉加德已在上周记者会上暗示,欧洲政府有必要给予希腊债务减免,让整个救助计划更可能继续下去,但德国在政治上显然无法接受这么做。  IMF官员私底下表示,若无第三次纾困计划,希腊将撑不下去,这就要求欧盟国家对希腊债务进行重组;欧盟方面则称,还没到谈第三次纾困计划的时候。  齐普拉斯把希望寄托在欧盟领袖们身上,希望能取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通过政治途径解决问题,制定出双方都能接受的“现实可行的”计划。德国和法国领导人也声称,不愿看到希腊离开欧元区,但他们坚持认为,雅典应该继续与欧盟、欧洲央行和IMF三家国际债权人组成的技术专家团队谈判,而不是欧洲领导人。  这有多难?IMF发言人赖斯(Gerry Rice)说,与希腊之间的救助磋商仍有重大分歧,主要障碍集中在退休金、税收等问题上。  在希腊一方眼里,是IMF坚持要扮演强硬角色,才导致谈判难有突破。希腊方面对IMF在债务谈判中所起的作用也颇有微词。有希腊政府高官最近就透露,IMF在谈判中要求希腊政府减少对最贫穷退休金领取者的支出,而且拒绝同意允许希腊人恢复按国际劳工组织的标准由工会进行集体薪资谈判的条款。这与该组织推崇社会责任感的愿景明显不符。  正在参与债务谈判的一名匿名IMF官员则否认要求削减上述这项具体的养老金支出,而是基于希腊政府养老金支出超出自身负担能力,需要整体减负,以使债务处在可持续水平。  是什么造成目前僵局  希腊政府需要在本月底前至少筹措到要还给IMF的16亿欧元,国际债权人希望希腊先采取行动进一步削减养老金并增税,然后才会考虑恢复向希腊借款。  为了结束当前救助计划僵局,6月8日,代表希腊国际债权人一方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和欧元集团轮值主席迪塞尔布洛姆提出,将希腊救助计划延长至2016年3月底,以换取希腊执行削减养老金、改革劳动力市场和增税的举措。但齐普拉斯拒绝照做,称那些做法是“不可接受的”。  次日(6月9日),希腊向债权人提交了一份折中方案,其中提到,基础盈余(即不含利息支出的预算余额)目标低于国际债权人给希腊制定的目标。  欧盟迅速否决了希腊提出的方案。一位欧盟官员称,这是没有商量余地的,希腊的折中方案不能作为进一步政治磋商的基础。  除了基础盈余目标不符,他还称,希腊在折中方案中尽管上调了增值税收入预期,估计2016年增值税收入将达到13.6亿欧元,但希腊债权人一直要求希腊改革增值税体系,目标是实现相当于希腊GDP1%的18亿欧元增值税收入;而且,希腊方案在双方有分歧的劳动力市场改革等重要领域仍缺乏细节。  对于增值税,国际债权人希望希腊全面推行23%的增值税,这将波及到希腊除食品、药物和旅店外的其它所有产品和服务。  希腊政府则希望在调整对低收入民众的影响较大的增值税时,实行浮动税率制度,即对药品、书籍和影院征收6%的增值税,对报纸、食品、能源、水、酒店、饭店征收11%的增值税,对其他产品和服务则征收23%的增值税。  除此之外,还可以上调奢侈品税率,向飞机、直升机、游艇和游泳池征收更高税收,向盈利超过1000万欧元的大公司征收名为“卓越贡献”、税率在5%到10%之间的特殊收入税。  国际债权人还希望希腊废除提早退休制度,逐步淘汰向所有领养老金者发放补助的制度,与此同时,增强政府的税收执行力度。  希腊政府则想逐步淘汰提早退休制度,重新恢复集体协商程序,同时实现竞选时的承诺之一—提高最低工资。  此外,希腊政府还希望就欧洲央行持有的希腊债券进行再融资的问题展开新的磋商,并重组其从IMF获得的贷款。希腊计划向IMF支付其2015年7月至2016年3月期间收支盈余的50%左右资金,剩余贷款根据未来与IMF达成的协议分期偿还。  国际债权人则根本没有谈判重组债务的意思。  违约风险  因为双方迟迟谈不拢,希腊面临的违约风险相当高。国际评级机构已将希腊主权债券评级下调至更低的垃圾级CCC.  摩根大通策略师Maria Paola Toschi就认为,希腊和债权人之间达成的协议应该包含违约或债务重组的内容,尽管债务重组可能会在短期内带来负面影响,但会降低2015年晚些时候及之后重新协商债务的风险,从长期效果看,仍不失为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不接受债权人开出的条件,就得不到“改革换现金”的协议,面临违约;但如果齐普拉斯全盘接受债权人开出的那些条件,他恐怕就得被迫重新举行大选。  齐普拉斯面临的压力不仅来自左翼激进联盟内部的强硬派,也包括希腊选民。一项最新民调显示,自4月份以来,不满齐普拉斯与债权人谈判表现的希腊选民从50.5%增长到53.4%。  在巴克莱分析师看来,一味要求希腊政府接受更多财政削减和严格的养老金改革等计划,可能引发希腊政治危机,后者将加速存款外流,并导致不得不对希腊银行实行资本管制。  实际上,齐普拉斯也陷入两难。一方面,他不可能完全放弃当初竞选时的立场,那也是他之所以当选上台的原因;另一方面,大部分希腊人又希望自己的国家能继续留在欧元区,有50.2%的希腊民众认为,如果国际债权人坚持,希腊政府就应接受其提案,只有37%仍支持政府不惜与国际债权人“决裂”的做法。  国际债权人要求希腊全面上调增值税的做法已在希腊人中引起不满,南爱琴海群岛地区行政长官Yorgos Hatzimarkos就威胁要举行全民公决,并声称得到了财政部长瓦鲁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的支持。在当地人看来,加息将打击旅游业,而这是其主要收入来源。  南爱琴海群岛行政区域包括著名的旅游胜地圣托里尼岛和米科诺斯岛。  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已经被排除在与债权人的谈判之外,欧盟内部不少人指责他浪费了许多早期谈判的宝贵时间,“把精力主要用在了自我表现上”。  这样说也未免刻薄,作为一名言辞尖锐的经济学家,瓦鲁法基斯早在当上财长之前就是媒体的宠儿。在他的理论下,欧元体系从建立之初就存在缺陷,金融危机是这一不完善机制注定的产物,而希腊就是受害者。  他在近日到访柏林时对德国公众发表演讲称,导致希腊负债累累既不是希腊单独的错误,也不是欧洲经济强国的过错。“我们在道德框架下谈债务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欧元体系是我们欧洲人共同创立的,也需要我们共同来修缮。”  他称,无法实现经济增长,债务偿还也就更无从谈起。现在成千上万的希腊人失去工作、住房和退休金,希腊的劳动保护法已经被取消,有50万希腊人已连续6个月没有拿到薪水。而债权人还要求希腊进一步削减养老退休金,到目前为止,希腊已将退休金水平减少40%。  “如果你们进一步压榨希腊人民,把他们更进一步推向深渊,”他说,“我们就永远不可能实现什么革新!”

衬衫订做工厂

天津订制T恤衫费用

北京文化衫订做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