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模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脱模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真正威胁欧元区的是传染效应

发布时间:2021-01-25 14:44:19 阅读: 来源:脱模剂厂家

真正威胁欧元区的是“传染”效应

随着持续两年多的欧债危机继续发酵,英吉利海峡正变得越来越宽——尤其是在英国拒绝签署欧盟新的财政条约之后,这个与欧元区隔海相望的国家似乎将自己孤立起来。但也许正是这种“距离美”让伦敦能够以最切近又最冷峻的眼光来审视这场危机。  伦敦金融城政府政策与资源委员会主席傅思途(Stuart Fraser)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独家专访时表示,希腊违约并触发信用违约掉期(CDS)并不是这场“希腊悲剧”的落幕,相反,“希腊正处在一个非常非常艰难的处境”。但他警告称,真正威胁欧元区的并不是希腊,而是“传染”风险,即危机蔓延至欧元区大国,尤其是意大利和西班牙。  对希腊前景持质疑态度  第一财经日报:在希腊动用“集体行动条款(CAC)”迫使几乎所有债权人完成1770亿欧元债券互换后,国际互换及衍生品协会于3月9日宣布希腊已经构成信用违约掉期(CDS)的信用事件。你如何看待这一事件的影响?  傅思途:这并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我们还没能解决的真正问题是经济增长。因为希腊经济还在持续大幅衰退,失业率升高,社会动乱加剧,我认为希腊正处在一个非常非常艰难的处境。  日报:那么你认为希腊是否应该“休假式”暂时退出欧元区,或者永久退出?  傅思途:我不认为存在暂时退出的可能性——要么留下,要么离开。这是一个很难的决定。如果看一下市场的观点,我想市场普遍认为,长期来说希腊将会离开欧元区。但市场也可能是错误的,这只是目前的看法而已。当然,在未来两年,留在欧元区的希腊还将面临一些关键的压力。尽管已经减记了很大一笔债务,希腊依旧债台高筑。我认为市场现在对希腊还是保持十分质疑的态度。  日报:撇开市场观点,你个人怎么看待希腊未来?  傅思途:我对于希腊前景也持质疑态度。目前的计划显示,到2020年的时候,希腊的债务总额占GDP比例将降低到120%,但这依然是一个很高的水平。所以我认为,希腊未来还有一段漫长而艰苦的道路要走。  但我想指出的是,希腊对于欧元区而言毕竟是一个规模很小的经济体,该国经济产出仅占整个欧元区的3%左右。因此,希腊本身是不会摧毁欧元的,真正对欧元构成威胁的是我们之前提到的“传染”效应。如果欧元区能够控制“传染”,那么希腊带来的影响就会有限。  不容忽视的“传染”风险  日报:在你看来,目前的欧洲债务危机已进入哪一阶段?  傅思途:欧元区目前的关键是那些大国,尤其是意大利和西班牙,一旦希腊崩溃的话,就会出现“传染”。当然,我不是说希腊的问题已经解决,但至少目前来看是有所延缓,那么西班牙、意大利和葡萄牙这些国家就应该抓紧时间采取措施解决各自国内的问题。这样一来,“传染”的风险就降低了,因为人们会说,希腊或许只是特例,其他国家都在努力改善情况。所以,我认为这是解决方案的关键所在。解决方案的另一方面是欧元区加强财政和政治联盟,正如欧盟新财政条约所建议的那样,因为欧元区17个国家是无法自行其是的。  日报:如果从短期来看,市场还是希望欧元区能够通过建立一个更高的金融防火墙——扩大欧洲救助基金“欧洲稳定机制(ESM)”的规模。你认为欧元区是否应该让防火墙扩容呢?  傅思途:显然,德国方面并不希望现在就这么做。目前来看,市场恐慌已经退去。我觉得如果现在扩大防火墙可能会发出一个错误的信号,对市场说“我们要扩大防火墙”就好像告诉他们“一切都会变得更糟”,而这并不是人们想看到的。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会这么做,但我认为现在他们觉得还没有这个必要。  日报:但除德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却认为,防火墙越高,市场信心更容易恢复,从而最终真正用于救助的资金规模就更小。  傅思途:我认为欧元区领导人现在并不认为事情已经严重到这个程度,因为市场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极度紧张和担忧。即使是西班牙没有达到赤字目标,市场也没有太激动。如果是6个月之前的话,西班牙这样的情况会导致大量市场恐慌,但现在并没有。所以我认为,由于欧洲央行已经向金融体系注入了大量流动性,市场的紧张态势已得到大大缓解。  日报:你认为欧洲央行的两轮长期再融资操作(LTRO)是否只是为欧元区买更多时间呢?  傅思途:这是在买时间,因为实施经济改革措施是需要好几年才能发挥效应,并没有速效药。短期内,紧缩措施会拖累经济增长,而且会带来一些社会问题,例如希腊的年轻人失业率高达50%以上,这些都需要时间来解决。所以“买时间”是必要的。  欧元区内部需要“财政转移”  日报:你认为这场债务危机的最终结局会是什么?  傅思途:我希望最终结局是每个国家都回到一个更加稳定的状态。我认为,欧元区各国是能够密切合作的,但他们必须更大程度地协调一致。由于一些国家可能会持续比另一些国家更具竞争力,欧元区需要一定的内在机制,从持续盈余的国家向持续赤字的国家进行“财政转移”的再平衡。事实上,德国能够对葡萄牙和希腊等国家出口更多的原因之一正是因为他们都在欧元区内。欧元对于德国来说是大幅低估的,但对于希腊来说却是大幅高估的。  日报:你如何看待欧元在未来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  傅思途:我们还不知道欧元能否存活下去呢。如果我们假设欧元能够继续存活,那欧元还会是非常重要的国际货币,毕竟欧洲要比美国还大,欧元区的经济规模至少可以与美国平起平坐。当然,欧洲缺乏美国那样的统一性,这是关键的差异所在。如果有一天,欧元区可以建立像美国那样的联邦制度,那么欧元就可能比美元更加强大。  日报:那么欧元崩溃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傅思途:我不能说一个明确的概率数字,但我认为欧元的未来依然面临很多障碍。我并不认为欧元区的很多成员国愿意离开欧元区,他们看到单一市场带来的好处,而单一市场对欧洲而言至关重要。  救助欧洲符合中国利益  日报:在这场欧洲债务危机中,英国似乎显得有些孤立,尤其是在英国拒绝签署欧盟新的财政条约之后。在你看来,英国是否应该加入这一财政新约?长期来看,英国加入欧元区是不是不可能的?  傅思途:永远不要说“不”,我不能说英国加入欧元区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在可预见的未来,英国不会。你要知道,欧盟的这份新财政条约是为捍卫欧元而设计的,而我们必须要捍卫英镑。我们也不指望欧洲央行在英镑遇到麻烦的时候来救助我们,我们有英格兰银行。我不认为我们有任何理由要放弃主权来支持欧元。  我感到,德国非常希望英国能够加入到财政联盟中来,但英国不会。  日报:那么你认为中国是否应该出资帮助欧洲度过危机?  傅思途:这是符合自身利益的。正如我提到德国救助希腊,最终也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考虑。中国需要国际市场,需要将商品卖到欧洲,因此帮助欧洲对中国自身的利益是非常相关的。但我认为中国现在不太情愿这么做也是非常合理的,因为他们想看到欧洲自身首先做出努力。欧元崩溃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所导致的贸易危机会伤害到中国,也会伤害到美国。

恒盛鼎城华公馆装修

渝北世纪花园装修

和谐世纪装修

太原怎么选择装修公司